研究企业,确实应该多读历史,读真正的历史

2019-12-23
 

  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

  文/裴培

  来源: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(ID:TMTphantom)

  虽然本怪盗团团长是重度二次元文化爱好者,但是本团长最爱的其实不是二次元,也不是游戏,甚至不是电影,而是历史。前几天,我看到微博历史大V推荐一本关于中晚唐神策军的最新历史著作,查了一下,发现Kindle商店已经有了,咬咬牙就花80多块钱买下了。虽然价格有点高,但是这个领域专业且深入浅出的专著太少,读起来也确实乐趣无穷。

  读中学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《史记》《汉书》《资治通鉴》这些常见历史著作,《明夷待访录》也不错;在大学里最喜欢的是《廿二史札记》和《十七史商榷》,尤其前者,读过无数遍。中国的历史我爱读,外国的历史我也爱读。现代历史学家里,我最喜欢吕思勉、童书业,其次是陈梦家、黄永年,可惜他们都早已去世了。我最偏爱的虚构读物,肯定也与历史有一点关系,例如架空历史的《冰与火之歌》;所以我亲自创作的也是架空历史小说,而不是二次元轻小说。

  闲话少说,书归正传。自从研究互联网行业,本怪盗团就经常被问起一个问题:“你觉得这些互联网企业家,哪个最厉害?”还有一个类似的问题:“你觉得哪些互联网企业的组织架构、文化比较好,哪些比较差?”

  投资者和专业人士关心上述问题,是有道理的。投资,归根结底是选人;企业发展,归根结底是靠人。“人”的概念包括两层:第一层是管理者,尤其是创始人、话事人;第二层是整体,就是整个企业的人的组织方式。但是,“人”的问题很难简单明了地分析,尤其是难以用金融学、经济学的理论框架去分析。例如,在财务报表里面,一就是一、二就是二,收入提升而成本不变必然导致毛利提升;在经济学里面,所有的人都是“经济人”,不是遵循这个理论就是遵循那个理论,没有必要做什么心理分析。

(对了,《明夷待访录》是很好的书,强烈安利。)
(对了,《明夷待访录》是很好的书,强烈安利。)

  很可惜,能够把财务报表或GDP研究清楚的理论,未必能把人研究清楚。因为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,他们的心思太细密了,有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创始人的性格决定了互联网公司的气质吗?是,也不是。企业文化决定了互联网公司的天花板吗?对,也不对。企业的组织管理体系是可以学习的吗?可以,也不可以。研究的越多,我就越觉得:历史真是个大宝库,从历史中我们可以学到太多东西,尤其是正确的逻辑。

  举个例子,我最近在读关于中晚唐政治的研究。《资治通鉴》有一段著名的记载,我粗略翻译如下:

  唐文宗想让李训进翰林院,以便随时召见顾问。宰相李德裕反对,唐文宗说:“就算不让他进翰林院,能不能授予一个别的官职?”李德裕还是反对。唐文宗转头看着另一位宰相王涯,王涯说:“可以”。李德裕很厌烦地挥手制止,君臣不欢而散。

  第二天,唐文宗绕过宰相下诏,给李训升官。给事中(负责审核诏书的小官)驳回了诏书,李德裕大喜。然而,王涯私下召见给事中,骗他们说:“李德裕已经同意了,你们不必驳回诏书。”次日,诏书发下来了,李德裕大惊,扼腕叹息:“我怎么可能说那种话,就算说了,你们就该听吗?”给事中很懊悔,但已经没有办法了。